乌拉圭︰染血的足球圣地

时间:2018-07-12 12:51来源:飞腾体育

       在蒙德维的亚一个林木茂盛的街区,街上的精致房屋涂上了红辣椒及绿胡椒般的颜色,母亲的啜泣声回荡在空气之中。这些失去了孩子的乌拉圭母亲大量现身,路经生锈的福特汽车及破损的菲亚特汽车,她们悲恸的低哼声如潮水一样掩至。她们高举双臂,手上握着的标语牌写着她们的控诉:“拉丁美洲的命脉正在出血。”
乌拉圭︰染血的足球圣地
       这些标语胶板附有图像,一位面目慈祥的男人显现其中,一束灰色的头发粗糙地长在他的头上,与温和的笑容相比,他竖立的胡子更引人注目。在一个标语牌上,一张照片显示他熊抱乌拉圭射手路易斯-苏亚路斯,他们庆祝球队在世界杯一场比赛里的伤停补时打进制胜球。在另一张照片上,这位灰发男子与被尊称为“老师”的国家队主帅奥斯卡-塔巴雷斯握手。
       随着人群的缓缓列队前进,街上缤纷多彩的颜色逐渐退去,直至来到一座色彩单调、庄重严肃的灰色建筑物。它的窗户装上了犹如监狱的拦闩。这里是马尔多纳多街与巴拉圭街的十字路口,母亲们都在这里停步。这座建筑物本来是乌拉圭国家情报部(DNII)的总部。在1973-1985年的军人独裁统治时期,这些母亲的孩子就是在里面的房间遭到拷问及杀害。她们在距离这里数米外,展示了一个新的标语牌。
乌拉圭︰染血的足球圣地
       这个标语牌同样附带那位灰发男子的图像,但这一次他就不再看似那么和蔼可亲。他在这张粒面照片上身穿DNII的军装,图像下方写上了这样的副标题:“苏卢”。米格尔-苏卢阿加的审讯方式太凶残,以致他在DNII的同事认为简称才妥当。名字相似的祖鲁人曾经残害英国人,无独有偶,苏卢是DNII杀害乌拉圭反对派的一份子。在DNII的控罪下,多达194位政治异见人士因他而死亡。
       苏卢阿加自2000年开始就受聘于乌拉圭足协,出任国家队保安部门的负责人。乌拉圭足协在2011年开始就知道,苏卢阿加曾经是DNII恶名昭彰的第五部门酷刑小队的一员,但在那些妇女聚集在马尔多纳多街与巴拉圭街交界处那座灰色建筑物外的时候,时间已经是2018年5月20日,乌拉圭足协这七年来一直坐视不理。不足一个月后,苏卢阿加就会跟随“天蓝军团”飞往俄罗斯,参加世界杯。
       “乌拉圭没有历史,它只有足球。”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以讥讽奚落的语气写道。加莱亚诺是指这个国家对历史的健忘及歪曲。许多乌拉圭人不是面对独裁时代的伤痛和绝望,而是压抑自己的情感。
乌拉圭︰染血的足球圣地 
       乌拉圭亦见昔日的魔鬼有死灰复燃的迹象,现任总统塔瓦雷-巴斯克斯多次都没有谴责军人对政治人物的杀戮,他应该要谨记加莱亚诺的言语。“我在晚上睡得很好,我心安理得。”苏卢阿加在被革职后,向记者这样说道。但是,乌拉圭足协的官员是否也会同样呢?
 
 
 
2018-2019英超比分英超比分-阿森纳英超比分-切尔西教练英超比分-英格兰超级足球联赛简介英超比分-2018-2019英超第一轮英超比分-2018-2019英超第二轮英超比分-英超阿森纳2018下半年-2019上半年对战赛程表 href="https://www.ftbifen.com/a/zuqiuxinwen/guojizuqiu/yingchao/2018/0818/6341.html" target=_blank" >英超比分-贡多齐-马特奥·古恩杜齐-古恩多兹-古恩多齐